關注: 手機客戶端

 

交通肇事後逃逸行爲的認定

  发布时间:2018-12-13 17:06:14


    交通事故後的逃逸行爲具有嚴重的社會危害性,經常導致交通肇事案件無法偵破,被害人的損失無法得到彌補,該行爲也是交通肇事犯罪中引起被害人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交通肇事罪中的逃逸情節,包括“交通肇事後逃逸”和“因逃逸致人死亡”兩種不同的情形,並且在交通肇事罪的刑法條文和司法解釋中都有規定,筆者將在下面的論述中詳細討論關于“交通肇事後逃逸”的相關問題。

    一、交通肇事後逃逸行爲的定義

    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條規定:“交通運輸肇事後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別惡劣情節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刑法學界對于交通肇事後逃逸的確切內涵主要有以下幾種不同觀點。第一種觀點認爲,交通肇事逃逸是指行爲人明知自己的行爲造成了重大交通事故,爲逃避法律追究逃離事故現場的行爲。第二種觀點認爲,交通肇事逃逸是指行爲人明知自己的行爲造成了重大交通事故,爲了逃避法律追究而不依法報警、保護現場、等候處理等,私自逃離現場的行爲。第三種觀點認爲,交通肇事逃逸是行爲人明知已發生交通事故,不履行相關義務而逃離事故現場的行爲。第四種觀點認爲,“交通肇事後逃逸”,從法律設置事故發生後行爲人負有義務的角度來說,“逃逸”是指在發生交通事故後,行爲人沒有履行法律所規定的,對于被害人或受損的財物作必要的救治或處理的義務,未按法律規定向公安機關報告,而逃離現場,使交通事故所引起的刑事、民事、行政責任無法確定和追究的行爲。

    綜合上述各方觀點,筆者認爲交通肇事逃逸的行爲,應當是指行爲人明知或者可能知道發生了交通事故,在有能力保護現場、報告公安機關的情況下不履行救助被害人的義務並逃離現場的行爲,交通肇事逃逸行爲的本質是爲了逃避法律追究,不履行上述法定義務。

    二、交通肇事後逃逸行爲的性質

    (一)交通肇事後逃逸行爲是作爲還是不作爲

    我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條規定,“在道路上發生交通事故,車輛駕駛人應當立即停車,保護現場;造成人員傷亡的,車輛駕駛人應當立即搶救受傷人員,並迅速報告執勤的交通警察或者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因搶救受傷人員變動現場的,應當標明位置。乘車人、過往車輛駕駛人、過往行人應當予以協助。”上述法律的明文規定將發生事故後的立即停車,保護現場,報警,搶救傷者等措施上升爲法定義務,表面上看交通肇事後的逃逸行爲屬于作爲行爲,因爲其存在明顯的逃跑行爲,但實質上逃逸行爲是不履行救助義務,不履行保護現場並報告公安機關並聽候處理義務的不作爲行爲。逃逸行爲僅是其作爲行爲的表象特征或表現形式,在其背後的行爲實質是不履行法定義務的不作爲。

    (二)交通肇事後逃逸作爲法定加重情節的原因

    1、從主觀上看,交通肇事後的逃逸行爲反映了行爲人較爲惡劣的主觀惡性。行爲人因自己的行爲使某種合法權益陷入危險狀態,無論從道義上,還是從法律上都産生了積極作爲的義務。行爲人交通肇事後逃逸的主觀心理態度及逃逸的行爲破壞了社會的善良道德風俗,擾亂了正常的社會秩序,造成了極爲惡劣的影響,應該加重處罰。

    2、從客觀上看,行爲人交通肇事後的逃逸行爲使被害人的生命及財産等搶救工作無法及時迅速進行,結果往往使得本來可以挽救、避免的嚴重後果因此得以發生,使交通肇事罪的法律責任無法准確認定,因而給司法機關正確定罪量刑帶來了一系列難以解決的問題,産生了許多本可以避免的麻煩與爭議。

    (三)交通肇事後的逃逸行爲是量刑情節還是定罪情節

    我國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條規定:“交通運輸肇事後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別惡劣情節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根據該條規定可以看出,交通肇事後的逃逸行爲應當是交通肇事罪的加重處罰情節。但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第二條第二款中規定:“交通肇事致1人以上重傷,負事故全部或主要責任,爲逃避法律追究而逃離事故現場的”,以交通肇事罪定罪處罰。此種情形下,僅僅依據1人重傷的結果是無法認定行爲人構成交通肇事罪的,但在同時具有“造成1人以上重傷”、“負事故全部或主要責任”和“爲逃避法律追究而逃離事故現場”三個情節的情況下,就構成交通肇事罪了。因此,此時是否構成交通肇事罪,並不完全依照行爲所引起的嚴重後果來認定,肇事後是否具有逃逸行爲是交通肇事罪成立與否的重要構成要件。因此,根據《解釋》的相關規定,“交通肇事後逃逸”除了具有量刑意義外,還被賦予了定罪情節的意義,但當“交通肇事後逃逸”成爲構成交通肇事罪的犯罪構成要件,此時的逃逸情節就不能被重複評價爲加重情節,故對肇事者只能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的幅度內量刑。

    三、交通肇事後逃逸行爲的認定

    交通肇事逃逸行爲所侵犯的客體不同于交通肇事罪的客體。交通肇事罪所侵犯的客體是不特定多數人的生命、健康和財産安全,即交通肇事罪的犯罪行爲可能侵害的對象和可能造成的危害結果是無法受行爲人的主觀意志支配,也是事先無法預料的。而交通肇事逃逸行爲所侵犯的客體是特定的生命、健康和財産安全。筆者認爲認定“交通運輸肇事後逃逸”必須符合以下條件:

    (一)交通肇事後逃逸以行爲人客觀上構成交通肇事罪爲前提條件

    《解釋》第二條第一款和第二款第(一)至(五)項規定的情形,指的是構成交通肇事罪的情形,是交通運輸肇事後逃逸的前提條件。如果行爲人的行爲發生了交通事故,但情節輕微,或負次要責任、同等責任、無人員傷亡、無重大財産損失等,則不構成交通肇事罪。這種情況下,行爲人若主觀上認爲後果嚴重,自己已構成犯罪,爲逃避法律追究而逃跑的,不應認定爲“交通運輸肇事後逃逸”。原因很簡單,“交通肇事逃逸”屬于情節加重犯,當屬于“加重犯”的一種,是和基本犯相對應的。因此,必須在行爲符合基本犯的基礎上,具有加重處罰的情節,由刑法加重其刑罰。如果認爲不論肇事行爲是否構成犯罪,只要行爲人肇事後逃逸就可以以“交通肇事逃逸”爲由,判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顯然和第一個罪刑階段相比較,是不符合罪刑一致原則的。但需要注意的是,只有當交通肇事致1人以上重傷,負事故全部或主要責任的情況下,“交通肇事後逃逸”的情節可以作爲定罪情節使用。

    (二)交通運輸肇事後逃逸以行爲人爲逃避法律追究爲主觀目的條件

    《道路交通事故處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第七條規定:發生交通事故的車輛必須立即停車,當事人必須保護現場,搶救傷者和財産(必須移動時應當標明位置),並迅速報告公安機關或者執勤的交通警察,聽候處理;過往車輛駕駛人員和行人應當予以協助。《辦法》第二十條規定:當事人逃逸或者故意破壞、僞造現場、毀滅證據,使交通事故責任無法認定的,應當負全部責任。這說明行爲人的先行行爲即交通肇事行爲産生以下五方面的行政義務:(1)停車義務;(2)保護現場;(3)搶救傷者和財産;(4)報警;(5)聽候處理。這五種義務屬于行政法規規定的行政義務。其中搶救傷者和財産亦是刑事義務。《解釋》中“爲逃避法律追究”是行爲人逃逸行爲的主觀目的,法律追究不僅包括刑事法律追究,也應包括民事法律追究、行政法律追究,即包括:(1)民事人身、財産損害賠償義務;(2)五項行政義務;(3)搶救傷者和財産的刑事義務。所以交通肇事後,行爲人負有上述三類義務,爲逃避任何一類義務,在主觀上都具備了應受刑法加重追究刑事責任的主觀要件,都是逃避法律追究。

    在實踐中需要注意以下幾種情況:(1)如果肇事者離開事故現場徑直到公安機關投案,不影響事故認定,且事故損失沒有明顯擴大的,則不宜作爲逃逸處理;但肇事者離開事故現場後,途中因害怕被加重刑事責任而到公安機關投案或打電話報警的,或者電話報警後逃離事故現場的,仍應當認定爲逃逸。(2)如果肇事者離開事故現場系爲搶救傷員,則不宜作爲逃逸處理;但肇事者如果將傷者送至醫院後,沒有報警並接受公安機關處理,而是爲逃避法律追究逃離的,應當認定爲逃逸,但可以酌情從寬處罰。(3)肇事者逃離現場後,讓他人頂替的行爲,本質上是一種逃逸行爲,同時指使他人作僞證的行爲妨害了司法機關正常訴訟活動,此行爲比一般逃逸行爲危害性更大,應認定爲交通肇事逃逸並從重處罰;但如果肇事者事故後讓他人頂替,但本人未離開事故現場,可酌情予以從寬處罰。

    (三)行爲人必須明知發生交通事故

    犯罪行爲是行爲人有意識的行爲,有意識的行爲是行爲人在對客觀事實明知的基礎上進行的有意識的選擇活動。從前面的分析可知,行爲人逃逸的目的是逃避搶救義務或者法律責任的承擔,如果行爲人對發生了交通事故這一客觀事實缺乏主觀的認識,那麽行爲人的動機就無從談起,無疑,這種客觀行爲將因爲行爲人認識內容的缺失而難以成爲加重責難的理由,否則就是客觀歸罪。“過失犯罪中最重要的是沒有回避該結果,沒有采取回避結果的手段”,而“對結果的認識、預見,結果的回避是一個統一的過程”。

    綜上,筆者從交通肇事後逃逸行爲的定義、性質及如何認定三方面進行了淺顯的探索,希望在司法實踐中能對交通肇事後的逃逸行爲的認定有所裨益。

責任編輯:張凱甲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