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手機客戶端

 

新野法院 乔妍丽

  发布时间:2009-08-12 15:13:22


    一、本案保管合同未成立。《合同法》第三百六十七條規定:“保管合同自保管物交付時成立,但當事人另有約定的除外。”根據這一規定,保管合同是以實踐性合同爲原則,以諾成性合同爲例外。保管合同的成立,不僅須有保管人與寄托人就保管物的保管達成一致的意思表示,還須寄存人將保管物交付于保管人,除非當事人之間約定排除了這一條件。本案中,當事人之間不存在以口頭或書面協議對保管合同的成立要件另加約定,因此,判斷本案中趙某與停車場之間保管合同是否成立的標准即在于趙某是否將桑塔納轎車交付于停車場。所謂交付,在保管合同中指保管合同標的物的占有轉移,即保管物由寄存人之占有移轉爲保管人占有。本案中,趙某將車輛停放在停車場內,但停車場卻未給趙某發放存車憑證,即趙某未將車輛交付于停車場,停車場未實際控制該車輛。本案雙方當事人僅有保管意思表示而無交付行爲,因此,本案保管合同未成立。

    二、趙某的損失應由其自身和停車場分擔。本案中,趙某將桑塔納轎車停放于停車場後,意在提供車輛保管服務的停車場卻未出具存車憑證,因此,停車場是有過錯的,根據《合同法》第四十二條的規定,其應當承擔締約過失責任。同時,犯罪分子偷配了鑰匙將車輛開走系趙某輕信陌生人所致,對于造成的損失,趙某本人亦有一定的過錯。綜上,趙某的損失應由其自身和停車場分擔,結合案件的具體情況,由雙方各自承擔50%的責任較爲妥當。


 

 

關閉窗口